黄兴国|天籁无声——读李士进的作品所想到的
风情河北 About Hebei
您的位置:新葡京娱乐场 >> 风情河北 >> 人物专栏    
澳门新葡京娱乐场黄兴国|天籁无声——读李士进的作品所想到的
发布人:网站编辑  点击量:265  上传时间:2017-07-21 15:03:45  审核人:网站编辑  审核时间:2017-07-21 15:06

黄兴国

河北师范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教授、硕导

中国美协会员

中国雕塑学会理事

中国工艺美术协会雕塑专业委员会常委

河北雕塑艺术委员会主任

河北画院雕塑院院长

河北工艺美术学会副会长

 

作者按:这篇文章本来是2006年应允老同学李士进为其将要出版的画册撰写。不久,本人被调到了新的工作单位,整日被事务性工作缠身,心绪十分的烦乱,而不得安宁。多少次欲着笔,却因杂乱无章而搁置。历时一年终成文,士进兄的画册已面世。文章能否变为铅字倒不打紧,诚信遭质疑才叫要命!昨日收拾旧的文档,发觉了这篇文稿,再读时觉得蛮有意思,便萌动了借用微信平台推出的念头,也算是一个交代。只是十年后的士进兄有了很多的变化,而十年前的我在文字表现和审美判断上又会有许多的不入时。欲做修改却又止。心想,怎能在发了黄的稿纸伪撰当下的文章?最终还是决定原文照发,毕竟是本人当时的一种真实心境。

2017年6月29日星期四

 

掐指算来,与士进兄相识已有三十余年了。我依稀还能拼凑起第一次到他家看画时记忆的碎片:夏日的午后,骄阳西斜,密密实实成排的、低矮的宿舍区,高大的杨树和昏暗的光线,还有一大摞画……虽然,现在已记不得那些画的内容,却留下一种安静而凝重的印象。三年后(一九八零年),我们有幸携手迈进了同一所大学的校门。四年的大学生活似乎很平淡,很少关于画儿的记忆。现在想来应该与我们的年龄有关。高我们两届学兄(七七级、七八级),饱经风霜,在现实生活中经历过太多磨砺,对生命和生活理解得太过深刻,于是他们孜孜不倦地在画布上堆彻着责任;而小我们两届的那些学弟们,则充盈着不屑传统的勇气和无规无矩的强烈破坏欲。正面地说我们是承上启下的一拨,负面地讲我们是尴尬和不具特点的一代。所以大学的生活值得我们今天津津乐道的,不是画而是画外的故事。

李士进

1958年8月出生于河北省邯郸市。

1984年毕业河北师范大学美术系。

现为北京服装学院教授,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中国写实画派成员。

参展

1991年10月《逝去的岁月》(之一)参加“首届中国油画年展”。

1992年5月《逝去的岁月》(之二)参加“纪念‘讲话’50周年展”并获优秀作品奖。

1993年5月《辉煌的记忆》入选“第三届中国体育美术作品展”。

1994年4月《不安》入选“第二届中国油画展”。

1994年12月《逝去的岁月》(之三)入选“全国第八届美术作品展。

2006年 12月《秋祭》参展“精神与品格——中国当代写实油画研究展”。

2009年9月《经典》入选“全国第十一届美术作品展”。

2014年8月参展“在场-第二届中国油画双年展”。

2016年10月参加“中国精神—第四届中国油画展”。

也许是投入太多的缘故,亦或是毕业创作在我们心目中的分量太重,所以,我们都还能记得彼此的毕业创作。士进画了一幅名为《早晨》反映太行山人生活的油画作品:俯视的农家院落,一个农民正默默的准备着农具,色调是凝重的,农舍是沉寂的,主人是沉闷的。哦,还有一头闷驴,和在错落的屋顶缝隙中透出的一点点可怜而俏皮的容人喘息的曙色……这种样式、情结、手法和主题在当时并没有什么新意,但值得一提的是从他的画中所透落出的那种自然、沉静和凝重的气息,这是早在上大学前的习画阶段就表现出的,应该说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品质并找到了适合的载体。

有人说,士进的静物画《逝去的岁月》掀开了他画风转变的第一页,随之而来的社会反响更坚定了他的信心。但在我看来,他那是一种自然的选择。他不靠别人的评价来支撑自己的勇气,更不用听信他人的指点来选择方向。这种笃信不是盲目的固执,而是一种真诚、一种执拗和对艺术、对生活、对绘画独到而深刻的见解。再加上绘画“穷途末路”之说甚嚣尘上的当今,能做到对传统样式如此执着的坚守,实在是难能可贵。其实,与《逝去的岁月》相比,我更深信《不安》才是士进当时的真实心境和追问灵魂归处的开始。因为《逝去的岁月》还带有主题的乞巧和迎合大展的嫌疑,而《不安》却反映了作者对物质之外,人的生活质量、生活状态以及命运的人道关注,直至延伸到对传统文化、人文精神的深沉眷顾。他也正是沿着这条主线一直走到了今天。这种选择应该是冥冥之中的自觉。

翻开人类艺术浩瀚的画卷,以静物为题材的名画名家我们耳熟能详,更不乏极有建树的大师。自十六世纪以来,就有一批颇有能力的画家,极尽其技能来攒取人们的口水;塞尚的静物画吹响了现代艺术的号角,他笔端的物象隐去了原有的价值和意义,着力于有限二维空间的更大可能的表现力度和形式。同样是静物,同样是写实的手法,士进却能把对社会、对生活、对文化的理解和体会,借助有机的载体进行“有意味”的组合,再通过娴熟精练的手法,从容不迫并舒缓地表述自己的情怀和思想。那些破碎的陶片、古老的家什、苍凉的乐器、褴褛的衣物、平淡的水果等些些细物,它们无论散落何处,都不会令人关注。但经过巧妙的构合、深刻的挖掘、精准的表现之后,它们便拥有了一种绝世的超然。每个细碎铿锵的皱褶都在诠释着命运的艰辛和波折,每道高光都折射出强烈并令人肃然的生命尊严。简而言之,就是通过具象的情景传达出抽象的精神,在真实的现实表象中蕴含了超越现实的理想内核。这种超然的境界,正是作者竭其心、劳其智所营造的理想王国。

不要忘了,现实是怎样的一个闹世:盲乱、纷嚷、浮躁 、嘈杂…… 

有一句老话说得好:你方唱罢我登场。那是过去时,早Out啦!当下根本就不用排队了,有“N”个台口同时上演,京剧、吕剧、评戏、梆子、落子、二人转还有那流行歌曲摇滚乐,一股脑儿的上了。昨儿个是“非常男女”,今儿个是“超级女声”,明儿个是“快乐男生”。当人们还来不及琢磨“冲动”带来了怎样的“惩罚”,“两只蝴蝶”便飞遍了大江南北;昨天人们还在传唱着“老鼠爱大米”,今天“狼爱上羊”的爱情传奇故事更流传在中国的大街小巷……节奏快的令人目不暇接,甚至让人喘不过气来。这样的节律这样的状况,真不知明天会发生什么,恐怕连上帝也无法预卜了。而曾几何时,那清泠的“边疆的泉水”一淌竟是十余年!

再看看画界,也是杂乱无章且尘土飞扬。不乏其急功近利者,关起门来挖空心思的炮制“秘密武器”,开得门来,就恨不能惊世骇俗。殊不知行“惊世”之举易,能“骇俗”者自人类有史载以来又有几多?也难怪,但凡我们能想到的都让大师给画绝了,从头做起太艰苦,成就也太难。那我们还能有什么作为呢?于是,影像制品、印刷品、药品、现成品、天上的、地上的、水里的、血腥的、暴力的,包括乱天理的……总之,能用的都用上,大不了再搭上自己的身体。最大的愿望莫过于有人买单,而最大之不幸者,莫过于无人理踩。竟也有成“大器”并一夜暴富者。前几天有位欲做艺术生意的大亨,跟艺术家泡了一阵子之后,顿悟!让我尽快为他物色两个或雕塑或油画的,刚刚出道有能力的学生,欲用廉价的工酬雇他们来实现自已的“想法”。现今的艺术市场已被有钱的人炒到了令人垂涎瞠目的地步,怎能不令人趋之若鹜?这便是中国艺术的现状。堪喜?堪忧?

处在喧嚣、纷乱的闹市,依然能保持那份沉静和执着,实在需要十分的超然和惊人的定力。所以,我越发觉得士进兄所耕耘的那片静谧土地之可爱、可喜、可益心逸神。什么是天籁?天簌就是自然、真实和捍卫生命尊严的交响。

夜已很深了,窗外传来阵阵猫儿如婴儿啼哭般的唤声。哦,八月的猫在叫春了。本是一种渴望的欢叫,在夜的院落里回荡的却是凄婉,令人悚然但只能任之。这是一种凭谁都无法逆转的自然法则。

渐渐地天亮了,人们在未有退尽的雾霭中,被晨曦悄悄地唤醒。书房还隐没在暗色中,向东的窗口被抹上了暖暖的曙色。我忽然想起一部新近上映的影片,叫做“太阳照常升起”。

黄兴国

于丁亥年仲秋

 

 

 

主办:澳门新葡京娱乐场_新葡京娱乐场_新葡京棋牌中心 技术支持:常宏新葡京棋牌中心工程有限公司
地址: 河北省石家庄市新华路539号神兴大厦西配楼3楼 总访问量:7882758
电话:0311-87187658、87187659 传真:0311-87187659 E-mail:hbjzzsxh@126.com